<progress id="l9l77"><var id="l9l77"><i id="l9l77"></i></var></progress><var id="l9l77"><strike id="l9l7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9l77"></var>
<var id="l9l77"><video id="l9l77"><thead id="l9l77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l9l77"></var>
<cite id="l9l77"><video id="l9l77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l9l77"></menuitem> <var id="l9l77"></var>
<var id="l9l77"></var><var id="l9l77"><strike id="l9l7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9l77"><strike id="l9l77"></strike></var>
加入收藏
您當前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法治視野
信息推薦
視頻聚焦

5年增長30多倍!“一路狂奔”的馬拉松賽亂象透視

時間:2021/5/25 9:50:47來源:重慶人大

 

  21條生命猝然逝去——甘肅省景泰縣的一場馬拉松越野賽慘劇,給全社會敲響了警鐘。

  近年來,國內馬拉松、越野跑運動飛速發展。中國田徑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,全國馬拉松及相關路跑賽事從2014年的51場增長到2019年的1828場,5年時間數量增長超過30倍。

  數量井噴的同時,馬拉松賽亂象頻發,一些劣質比賽“方案美如畫,執行爛成渣”。

  賽事井噴:5年增長30多倍

  中國田徑協會2020年4月發布的《2019中國馬拉松藍皮書》顯示,2011年,全國馬拉松及相關路跑賽事的數量僅為22場,2014年增長到51場。

  2014年,國務院出臺《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》,國家體育總局也取消了群眾性和商業性體育賽事的審批。此后,馬拉松賽事數量進入“井噴期”——全國馬拉松2015年134場,2016年993場,到2019年達到1828場。

  2020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大部分馬拉松賽事停辦。但從2020年底開始逐漸恢復辦賽,到2021年5月,馬拉松賽事的數量已基本達到2019年同期水平。

  賽事數量增長后,“內卷”在所難免——無論主辦方還是參賽者,都有追求長距離和高難度的傾向。

  為何各方趨之若鶩

  廣州一家馬拉松運營公司的創始人梁先生說,現在國內馬拉松辦賽市場已經“一片紅?!?。

  馬拉松比賽為何引得各方趨之若鶩?

  山東某市已經連續多年舉辦馬拉松,該市一位副市長說,對于舉辦城市來說,馬拉松賽事可以展現城市風貌,塑造城市形象;賽事辦得好就有品牌效應,就能成為新的城市名片,提升城市品位與國際影響力。

  “很多跑圈‘大神’跑小比賽,報名費、交通費、住宿費組委會全包,全程VIP接待,只需要動動手指發發微博?!币晃毁Y深跑友說。

  此外,承接、承辦馬拉松賽事,也有不錯的利潤,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推動、運營“跑馬”。

  “野雞比賽”亂象頻發

  賽事越辦越多,但得到官方認證賽事的比例卻逐年下降。中國田徑協會的數據顯示,2016年,馬拉松賽事總量為993場,其中田協認證的賽事為328場,占比略超三成;到了2019年,賽事總量增長到1828場,認證賽事僅為357場,占比已經下降到不足二成。

  被很多人戲稱為“野雞比賽”的,就是沒有田協、登協、體育局等官方和專業組織認證的賽事。這些賽事處在“監管真空”下。不少賽事背后的運營公司,可能僅僅是一兩個專業人士帶著幾個大學畢業生搭的“草臺班子”,“方案美如畫,執行爛成渣”。

  云南省路跑協會副秘書長饒利群說,我國越野賽起步較晚,很多組委會的運營方經驗參差不齊,專業水平不盡如人意,賽事醫療救援和現場應急救治人員配備嚴重不足。

  作為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的運營方,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,其在工商系統登記的2020年報顯示,2020年該公司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人數為0人。

  管理和服務存在監管真空

  國家體育總局23日晚緊急召開“全國體育系統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”,提到要進一步壓實體育系統的賽事安全管理工作,不斷完善體育領域安全風險防控制度和舉措。

  華南師范大學體育科學學院教授譚建湘說,取消群眾性和商業性體育賽事審批激活了體育市場,但在國家體育總局的審批權下放后,一些地區的管理和服務能力沒跟上,造成了監管真空。尤其是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本進入,個別地方招標還存在依靠人情關系的情況。一些運營機構缺乏法律責任意識,導致辦賽中安全和應急措施不到位。

  上海市銀星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婉說,根據民法典的規定,對于參賽過程中發生的人身傷害事件,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,要承擔侵權責任。

 

編輯|朱苗 常暢

來源|新華社 https://www.cqrb.cn/html/cqrb/2021-05/25/014/content_rb_284139.htm

与子乱系列小说_林曼曼受不翁熄粗大_国产老女人卖婬_沈娴秦如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日剧男主每集都在做_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